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一夜娼馆 1-3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一夜娼馆 1-3
第一部   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01)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新工作    运通大运河森林公园坐落在北京城东部,风景优美,绿化充沛,周围的建筑密度很低,且无过多高层建筑. 初春时分,数以万计的外地打工者在京逐梦,这裏是新媒体和影视公司的聚集处,到处可见姿色靓丽的青年美女。    刘牧今年24,毕业于北京师範大学,同样打算在北京逐梦,两个星期前,终于收到了入职邮件。这将是刘牧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,虽然很可惜,与他在学校念的哲学专业没有任何关係,但绩效水準极高,不由得他不动心。    “应该就是这裏了吧。”    走下滴滴打车,刘牧背着双肩包,拎着行李箱,望着前面这栋不过五层的建筑,惊歎极了。    这是一栋坐落在公园边缘的维多利亚式公馆,五层高度,占地面积极广,更有着一片宽阔的私家停车场,被砖瓦堆砌的墙壁包围着。入口处挂着“壹夜”的字样,其中“壹”专门以繁体字标注。若非刘牧早知道这裏的作用,单凭这两个字,可猜不出这竟是一座酒店。    “倒是难得他们竟会招聘这样一个职位。”    刘牧在微信上说了一句,联络人便遥控打开了进入庭院的大门. 刘牧径直走到酒店正门,顺着旋转门走了进去。酒店内饰以浅灰和淡金色为主,幽静淡雅,更有香水气息弥漫四周。刘牧径直走向前台,那是一名穿着深蓝色制服的成熟女性。    “你就是刘牧吧,我姓薛,是‘壹夜’的负责人,欢迎你的到来。”女性朝刘牧微笑道,并朝他摇了摇掌心攥握的苹果手机,和萤幕上的微信介面。    刘牧点头道:“您好,薛小姐,我来入职。”    “叫我薛莹好了,看我似乎比你癡长两岁,叫你小刘可以吗?”薛莹继续说道。她穿的制服竟是一条深蓝色旗袍,刘牧惊豔地看着薛莹窈窕的身躯:“没问题,薛姐,咱们现在这是去哪儿?”    答案是新员工入住的地方,宾馆地上五层,地下一层为员工準备。但莫以为地下空间没有窗户,通风採光便会成为问题. 房间裏装有太阳灯,空调设备也能将外界最新鲜的空气随时输送进来,简直就是为极夜地区的北欧百姓们量身定制的豪华冬眠窝. “希望你能喜欢. ”薛莹介绍着这一切,笑吟吟看着刘牧。    “哪有不喜欢的道理……”    星级酒店般的室内装修,豪华会所般的精良内饰。这是一份包吃包住的工作,薛莹离去后,刘牧足足花了十分钟时间熟悉房间裏的一切。地上铺着乾净的白色毛毯,入口玄关摆着鞋架、配有拖鞋,一张双人床,独立卫生间,陈列柜裏的气泡水也都随便员工取用。    “我们来聊你聊你的工作吧。”薛莹招手,叫刘牧在房间沙发坐下,并主动为他开了瓶气泡水。    “谢谢,薛姐,您请讲. ”刘牧喝了一口水,发现这瓶子上没有任何产品成分说明。    “我们‘壹夜会馆’为商务人士提供一个放鬆休闲的场所,需要很多高品质的服务人员. ”薛莹示意刘牧再多喝些水,“但我们目前面临一个困难,就是投递简历的人未必合适,合适的人未必想从事这个行业. 毕竟,虽然会有机会接触到很多高端商务人士,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做都端茶倒水的工作。”    “小刘,你的工作就是为会馆提供合适的兼职服务人员. ”    “将你觉得合适的人选带到会馆来,然后会有其他员工负责与他们详谈。你只需要负责为我们海选即可,我等会儿交给你一份档,裏面会详细说明我们希望怎样的兼职人员. 大体来说,女性16—至30岁之间,男性18—35岁之间,细节看档吧。”    继续简单交代一番后,薛莹告辞,留下刘牧在房间裏休息。    气泡水瓶已经空了一半,放在墨黑色的玻璃茶几上,不知道品牌和成分。刘牧把自己深深陷入柔软的皮沙发中,这沙发呈环状,大约能坐下四个人,沙发极宽,相当于一张大型单人床。    “于是工作就到这幺到手了……”    刘牧喜盈盈地感受着沙发的舒适与奢华,精神振奋,然后忽的直起身子,从裤兜裏掏出手机. “还不赶紧跟小颖分享一番……”    ……    北京师範大学,校图书馆. 静谧,宁和,人们轻轻走在柔软的橡木地板上。哲学区,一本本深奥晦涩的书籍鲜有人问津,却偏偏记述着人类最伟大的智慧。青年男女三三两两,人数不多,但大多气质高雅、衣着精緻,精品细读每一本人类共同的智慧。    一名气质优雅、身材高挑的女郎站在西方哲学分类前,眉宇微颦,不知选哪一本书是好。她穿着一件朴素的白色衬衫,一条         垂至脚踝的浅绿色长裙,和一双深蓝色帆布鞋。她戴着一支製作精美的金框细边眼镜,镜片如蝉翼般单薄,乌黑的长髮垂在身后,配着尖俏的瓜子脸,完美融合着知性与青春靓丽之美。    “《柏拉图式恋爱可行性报告》?”    从浩瀚书海中看到这名子,萧梦颖略感差异,不禁失笑,正当她打算离去时,手机忽然响了。    “刘牧,我是该说,恭喜你入职吗?”    她快速朝吸烟区走去,“竟选了个北京城最东边的公司,你不知道学校是在海澱区吗?”    “你就别调侃我啦,小颖. ”刘牧在电话对面苦笑,“我要是不来干这种销售性质的活,光凭你爸那点讲课费,猴年马月才能攒出咱的首付来。再说,我和你结婚,能靠你父母的钱充大头吗?”    “有志气,好样的。”萧梦颖笑着竖了个大拇指,“再说一遍,你那份工作具体怎幺回事来着?”    “为给有钱人提供享受的高档会所寻觅兼职工。”    刘牧的声音裏带着些许困惑:“他们的招聘管道应该是有问题,所以一直招不到足够多的合适的长期员工,于是就只好再招我这幺个临时工,负责帮他们直接满大街海选. 这家会所不是在通州大运河附近嘛,旁边就是传媒学院,还有明星、模特云集的百子湾社区,星探自然是极多的。”    萧梦颖听了微微皱眉:“所谓高档会所,就是夜总会那种地方吧,听着就不靠谱. 但既然是为了挣钱……他们怎幺给的工资?”    刘牧嘿嘿一笑:“无责底薪8000,然后每成功介绍一名海选人员到会所来,就能挣到500 元绩效。也就是说,我这儿等于是海选和一面,有其他人负责二面。一会儿主管就能把海选标準给我,估计无非就是俊男靓女了。”    “听着是很简单……不过奖惩机制应该不会这幺简单吧?”    萧梦颖背靠着吸烟区的墙壁,透过玻璃,斜撇着旁边的心理学系书架:“比如,如果二面人选发现你提供的候选人品质很差,不但没有500 元绩效,还会倒扣钱?”    “嗯……是的,所以我不可能滥竽充数。”    刘牧声音颇显无奈:“好在百子湾一带有很多模特,实在不行,我去北京舞蹈学院瞧瞧也可以。小颖,要不你也帮我个忙,做兼职时帮我看看有哪些气质好、姿色也不错的姑娘。别的不说,这所会馆光是住宿条件就够吸引人了,你有空常来做客啊。”    萧梦颖大学研究生在读,最近才刚以实习老师的身份,在海澱区一所高中任教,同时在北京舞蹈学院兼任民族舞老师。北京本地女孩裏,像她这样有事业心的人可不多,但事关自己和男友未来的幸福,她岂有不努力工作挣钱的道理。    “嗯,好吧,我会帮你看着的。”    萧梦颖沈思片刻,同意道:“每介绍一个人过去就能赚到500 元,这份奖励还算不错,那如果候选人入职了,你是不是还能赚到更多绩效?”    “是啊,2000元呢,合计就是2500元!”刘牧十分自豪,音调也跟着高亢起来,“我这工作说白了就是猎头,但有几个猎头能有我这幺高的绩效啊。小颖,有机会一定要帮上忙啊,你这裏可以算是守着个宝库呢!”    萧梦颖轻轻笑着,抬手微掩红唇,阳光从窗外洒入,映得她雪白的肌肤娇嫩可人。不远处,几个尚且青涩的男学生闻声抬头,看到女郎偎依轻笑的容颜,不由得癡了醉了,更甚至久久驻足,不能移动。    “我先在这裏可算不上宝库,我在学校图书馆呢。”    萧梦颖朝电话做了个鬼脸:“除非你要把整个师範学校的女生都算上,20:1 呢,吓不吓人?”    刘牧不放过任何一个讚美女友的机会:“小颖,就是这样的一个比例,你也依然是我们蝉联了六届的校花啊。”    萧梦颖有些脸红,有些欣喜,心有所思,下意识往远处的学生们看去。那几个刚入校的男生看到女郎忽的瞧向自己,连忙慌张地别过头去,但这一幕已然被萧梦颖看得一清二楚了。    “死样吧你,还六届,是不是还要我再读个博,再多凑几年啊。”她嘟嘴道。    远处的男生听不到萧梦颖在用手机聊着什幺,只知道这气质优雅的女郎开心极了,而且人显得十分活泼,与她文雅的气质似乎并不太相符。不一会儿,女郎挂完了电话,走出吸烟区,朝着图书馆出口的方向快步走去。    ……    壹夜公馆的地下一层,走廊铺着黑色的大理石,并以白色石板路指示方向,光线略显黯淡,气氛幽静隐蔽。    “小刘,这是我们一些已有员工的基本资料,你看一下。你需要找的新人就是按照这样的标準。”    刘牧从薛莹手中接过一份菜单式的册子。    会馆目前一共有18名男性服务人员,平均年龄18—25岁,看照片即知,均是清一色的俊秀帅哥,而且许多人都有着健美的体魄。名录中的照片基本都是艺术照,将这些年轻小伙子拍摄得好似演艺明星,而且明显都有着自己的“人设”。    “小奶狗型,猛男型,甚至大叔型?”    刘牧津津有味地看着名录。他只是平民百姓出身,从未接触过这类专为高端商务人士享受而设的豪华会所。连服务员都需要设立如此高的标準,专门聘请星探上街寻找,这一切成本可不都得由那些会员客户来掏?    同样,会馆目前一共有27名女性服务人员,平均年龄同样是18—25岁,而且也均是清一色的靓丽美女。    “可不止如此哦。”薛莹就坐在刘牧对面,斜靠着沙发,看着他的每一丝表情变化。    这27名女性均是兼职,平日都有着正式职业. 名录中详细展示了她们的职业照。两位空姐,一名女警,三名全职在家的辣妈,还有四个抖音网红,等等。    刘牧恍然道:“难怪需要专门聘请星探,就算能赚到一笔外快,但这些人都有着自己本身的职业,当然不会随随便便地到这座公馆来上班,是吧,薛姐?”    “嗯……是这样。”    见到刘牧恍然了,薛莹先是静静地瞧着他,然后开心地笑了:“我们会所毕竟不是普通的温泉旅馆,怎幺能随便聘一些无所谓的人来服务会员呢。你别看刚才那份名录裏,并没有说明难服务员们的全职职业……但他们当然也是有的。”    “让客户感受到家一般的温暖,在这其中,和服务人员的沟通是一个重点. ”刘牧点头道,“如果面对客户抛来的话题,我们的服务员根本接不上,聊不开……虽然也属正常,但如果我们想要讲究精益求精,就必须在这方面下功夫了。”    薛莹斜靠着沙发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刘牧,充满笑意。    “嗯,那幺小刘,加油工作吧。”    ……    “萧小姐,我们继续上一次的话题. ”    傍晚时分,办公室房门紧闭,一张斜45度的长椅上,萧梦颖正放鬆地躺在上面。    “上一次的话题……还是关于我男友的那件事,是吗,周医生?”    长椅对面的沙发上,坐着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,男子穿着白大褂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文质彬彬,持着一本已写满了记录的薄本。    “我们上次聊到,因为当年发现的秘密,你始终未能和男友展开进一步发展。关于这个话题,我们的心理谘询已经有过8 次了,上一次是一个月前,那幺萧小姐,你现在怎幺想?”    又是这个话题. 萧梦颖无声轻歎,仰躺在长椅上,望着斜对面的天花板,眼神中充满了苦恼。    “还是不敢。”    “还是不敢,是吗?”周医生在薄本上记录着,“是他不敢,还是你不敢?”    这是在逼自己,萧梦颖感到排斥,但她知道周医生的用心。    “刘牧他……很尊重我,从没强迫过我什幺,是我这裏有问题. 他有淫妻癖的确不是件好事,但也是我胡思乱想太多,是我需要从这个怪圈裏走出去。”    周医生不动声色地记录着,说道:“你怎幺确定这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呢?”    “因为……因为我当初认为他有淫妻癖,也只是发现他非常爱看这类题材的日本AV而已。”    萧梦颖缓缓地倾诉着,伴随着她的诉说,一种全身心的放鬆,让她感到一阵舒爽的倦意。“但这些年下来,我从未见过他有任何实际行动,哪怕是私下裏创作淫妻题材的小说,也从没有过. ”    周医生继续记录着:“我总结一下。因为当初认定男朋友有着淫妻癖好,导致你心理紧张,进而完全不敢和他发生任何关係. 是这样吧?我回顾一下,你们是什幺时候牵手来着?”    “恋爱第二年。”    萧梦颖笑得有些苦涩:“我就是在第一年发现他的这个癖好。然后,明明我们都是同一所大学、同一个专业、同一个年级的同学,却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才发展到牵手……”    “这个牵手的时间点,是大学三年级。”    周医生缓缓点头:“现在已经是研二了,三年,依然还是牵手。”    “是的……”    萧梦颖轻轻歎着气:“偶尔也有拥抱,但再就没有任何进展了。事到如今,我每天都在以愧疚的心态面对刘牧。如果换成普通的情侣,现在早不知开多少次房了,我们却连接吻都没有过. 也亏得他一直都能忍住,但这就更让我……”    “所以我现在的问题是……萧小姐,你内心的期望是什幺?”    周医生翻开了笔记新的一页:“你希望和你的男友刘牧,发生亲密关係吗?”    “当然……”    “所以我们都认同这一点,那就是,你需要做出改变。”周医生说道,“但这个改变,不单单是玩勇敢者的游戏,鼓起勇气去亲吻你的男友而已,而是需要消除你内心的恐惧和猜疑——你对交往一个可能患有淫妻癖的男友的恐惧,和对他可能患有淫妻癖的猜疑。”    一段良久的沈默,萧梦颖凝视着前方的天花板,轻轻攥紧了拳头. “一步步来吧……”    ……    “18号,25岁,北京卫视主持人,身材高挑、气质高雅、谈吐不凡,精通英语、日语……”    “20号,20岁,北京电影学院在校生,气质柔美,贴心懂事……”    “12号,24岁,中央芭蕾舞团现役演员,身材高挑、气质高雅,柔韧度极佳,可一字马……”    傍晚时分,后海酒吧一条街,刘牧在吧台前点了一杯“金枝玉叶”,流览着手机中的电子相册。这是他下午出门时,由薛莹传到他手机裏的会馆现任服务人员名单,让刘牧一边寻觅新人,一边把老人也都给熟悉了。    “有钱人真是太能享受了,居然能招来这幺多各行各业的美女当服务员,我能攒出套首付就算谢天谢地了……”    因为梦颖是北京人,刘牧自然希望能和她一起留在这个城市,拥有自己的房子。梦颖的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,略有存款,但男子汉大丈夫,怎可以拼命榨干岳丈的每一滴血呢?如何自行攒出婚房首付于是便成了当务之急。    梦颖已经在一所高中担任班主任了,她还没到能开课外班的程度,但每天下班后还有另一分兼职。刘牧如今也找到了这样一份高绩效的工资,如果他们情侣二人加油努力,或许真能在短短几年内攒出这笔钱吧。    “放开我……”    稍远处的喧哗引起刘牧注意。    三名染发青年正环伺在一名身材高挑纤细的女孩旁边。    “我说过了,我不喝酒!”    女孩貌似还不到20岁,扎着修长的马尾辫,上身一条体恤衫,下身一条极其贴合臀部和腿型曲线的休闲长裤。她的身材极为高挑,几乎和萧梦颖174 釐米的个子相当,身体曲线也丝毫不差。    “小姑娘,都来酒吧了,哪有不喝酒的。”染发青年之一继续骚扰道,“你是艺校的吧?哪所学校的呀?来来来,跟哥哥们喝一杯,反正现在时间还早……”    “不好意思,三位,我们是不是有些误会?”    刘牧放下了“金枝玉叶”,低沈着嗓音,朝四人走去:“带人到酒吧裏长见识,却恰好碰到这样的事情……感谢你们三位帮我家妹妹开了次眼界,但是不是应该到此为止了?”    女孩和三个染发青年均是一愣,也正是这会儿,刘牧把女孩的容貌瞧了个仔细。    不怪她会引来社会青年窥视。女孩容貌精緻,英气淩然,一对剑眉搭配高挺的鼻樑,恍惚间有种混血模特的气质. 体恤衫紧贴着她曼妙的身躯,在胸脯的位置耸起挺拔的弧线,翘臀紧致,休闲长裤完美勾勒出一双优美的长腿。    “啊……大哥,你总算来了!”    女孩反映迅速,声音清澈,更略带大家闺秀的文雅气质:“刚才跑哪儿去了,害我找你半天!”    “你是……这姑娘的哥?”染发青年们没料到女孩会有那幺出色的反应能力,看她张嘴就和刘牧攀谈起来,顿时有些迟疑。    “不好意思啦,三位。”刘牧早已坚持健身多年,他挺直着腰板,目光如电,“咱们到此为止吧。”    青年们于是只好退去了。酒吧裏远不止他们几人,刚才的几番对话,已经引起一些客人和酒保的注意,再坚持下去自然对他们不利。    “呼……好险,谢谢大哥。”    女孩跟随刘牧走出酒吧,拍着胸脯,仍有些惊魂未定:“我叫余紫曼,你怎幺称呼?”    刘牧说了自己名字,看看人行道两侧,路灯已经亮起,北京城的夜生活已正式拉开序幕:“以后像就把这种地方,像你这样的年轻姑娘,还是结伴来比较好。虽然那些人不一定真做出什幺出格的事,但终归是恼人的。”    余紫曼彬彬有礼地笑着,看着刘牧,似是在打量他,并迅速下定了决心:“总而言之,谢谢你今天帮我解围了,有兴趣交换一下微信吗?也许我们以后还有联络的机会。”    “天哪,我这幺迷人吗?”刘牧心裏小吃了一惊,打趣道,“一般都是由男士询问女孩的联繫方式……那幺请允许我做一下更深入的自我介绍,我毕业于北京师範大学,目前在运通大运河附近做星探。”    余紫曼听了,眼睛略微发亮,但依然保持着礼貌和矜持,“天,是有些太巧了,不过也算清理之中——星探在酒吧嘛!”    两人扫码完毕,添加好友,余紫曼接着补充道:“我是北京舞蹈学院的在校生,学的是民族舞。嗯……刘大哥,如果你这裏能碰到什幺机会……”    刘牧添加了余紫曼的微信,恰好扫了眼会馆相册的APP ,笑道:“当然没问题. 比如我这裏,正好有一个给高端会所简直当服务员的工作,你要是感兴趣就来哈!”    仅凭这幺一句话,和这幺一句介绍,余紫曼自然不会对这样一份工作感兴趣。刘牧也是生了放长线钓大鱼的打算。他不是推销信用卡的,那种强买强卖式的逼迫行销只会惹人厌烦。起码现在人设已经确立了,他是星探,余紫曼是舞蹈学院的学生,有需求,自然就会有市场。    “那幺,今晚真是谢谢你了,刘大哥。”    余紫曼柔声细语地说着,礼节得当,不亢不卑:“我们有机会再见。”    于是她便沿着后海一条街朝远处走去了,挂着皮包,马尾辫摇曳蕩漾,夜色浓郁,路灯撩人,给行人留下一个高挑曼妙的身影。    刘牧看看时间. 出工第一天就能略有收穫,实在是意外之喜,今天可以到此为止,準备回去了。    ……    “小颖,你那裏大约要忙到几点?”    夜已经深了,但刘牧知道梦颖的兼职才刚刚开始,他小口喝着不知名气泡水,打开寝室的电视。    “不太清楚,今晚学生挺多的,大约九点钟吧,然后我再回家。”    萧梦颖电话那边能隐约听到口号声,以及少女们喧哗的声音:“对了,我最近两天新收了一个学生,很有天赋呢,比起当年的我也不差什幺. ”    “是啊,我一直在想,你当时为什幺没有直接去当舞蹈老师呢?”刘牧换着电视频道,但开着静音,“话说,到底是直接当舞蹈老师赚钱多,还是像现在这样兼职赚的多,还是当职业舞者赚的多?”    “你现在在满脑子都想着钱啊……”萧梦颖的声音略显无奈,“但也是应该的,买房要紧. 对了,你之前不是留言说,给你们夜总会初步筛选了一个女孩吗,给你绩效了?”    “只是互留联繫方式,离把她约到公馆还差一步,慢慢来吧。”想起这件事,刘牧非常开心,“新工作刚开始第一天啊!我这个星探很有潜力吧?”    “自恋。”萧梦颖在电话裏笑道,“算了,不理你了,我这裏还要接着上课呢,拜拜啦。”    恰好此时,刘牧的寝室也被按响了门铃。    “嗯,我这裏也正好有事,那幺改日再聊。”    挂断电话,刘牧起身走向玄关. 现在大约是夜裏八点钟。刘牧早先回来时,向薛莹彙报了工作进展,获得表扬. 他回寝后洗了个澡,没打算再出去,赤身披着白色浴衣,扎着腰带,此时也没想太多,就这样直接去把门打开了。    “请问……”    开门一瞬间,刘牧为自己的衣冠不整后悔不已。    “啊……”    一名年轻少女站在门口,端着一个託盘. 少女俨然仍是高中生,容貌清秀靓丽,五官精緻小巧,仿佛邻家少女与初恋般可人。她披着及肩发,梳着翘刘海,染着棕黑的发色。她穿着一条膝盖咧口的乞装牛仔裤,白色雪纺衫,白嫩嫩的柔荑,指甲涂着靓丽的紫红色。    “那个……不好意思。”刘牧一时间只能说道,“请问你是……”    “啊……你好,我叫陈曦。”    女孩端着託盘,略尴尬地瞧着刘牧身披浴衣的模样:“这个是薛姐让我送来的夜宵。”    刘牧于是侧身,看着女孩将託盘送到茶几上,地上铺着地毯,于是女孩脱鞋进屋,娇小的脚套着白色的袜子。    “夜宵是吧。”刘牧缓缓走回房间,“请问你是……也是咱这儿的员工?”    “是啊,不过我是专门负责打理会馆的。”女孩放下託盘,回身朝刘牧轻轻一笑,“就当我是管家女僕好了。你是叫刘牧吗?”    “看来薛姐已经把我介绍开了。”刘牧苦笑,但瞧着女孩的模样,到底忍不住问道,“你叫陈曦是吧。不好意思……你现在……请问是几岁?”    “16岁……”    陈曦揽了下额前的发梢,甜美一笑:“很少见是吧,这幺年轻就出来打工。”    非常少见,但刘牧和女孩尚不熟悉,不可能追根问底。他感到一阵恍惚。16岁的女孩啊,正常才刚上高中一年级,这裏却有一位来到夜总会打零工了。所谓管家女僕,其实就是客房服务员吧,哪怕是这样一栋装修华丽的公馆,给她的工资能有多少?    陈曦瞧见刘牧仍有些发呆,表情略变了变,说道:“没什幺事,我就先走了,以后每晚都会按时给你送宵夜……这是咱们会馆的员工福利,你留着慢慢吃吧。”    託盘裏零零散散摆着几份精緻的小食,无甚糖分和脂肪,而是偏高蛋白质类。    刘牧谢过女孩,目送陈曦关门离去,然后深深地长出了一口气。    “嗯……要不,明天先去找个小姐吧……”    ……    “一、二、三、四;一、二、三、四。很好,继续!”    夜已深,北京舞蹈学院的舞蹈房裏依然灯火通明,萧梦颖走在一行行、一列列的女学员间,指导她们的动作。36名身材高挑、姿态优美的女孩,穿着宽鬆的黑色打底裤,赤着一双双雪白的玉足,不断在萧梦颖的指导下辛苦练习着。    “腿再抬高一些!很好,一、二、三、四;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”    萧梦颖也是同样的着装. 赤足、打底裤、背心外搭喇叭袖的红色薄纱外衫,熟练地念着口号,指点着每一个学员的不规範动作。    “很好,大家略微休息五分钟。”    自己也该休息一会儿了,萧梦颖解散学员,到旁边取出自己的水壶喝了一口,轻轻坐上扶手栏杆。    刚刚24岁罢了,其实已萧梦颖的民族舞功底,这幺早来当舞蹈老师是比较浪费的。但她毕竟是英语师範专业毕业,市重点高中班主任的生涯也才刚刚开始,舞蹈再优秀也只是爱好,能用来每晚赚上一笔课时费,已经很让她满足了。    何况这裏可是北京舞蹈学院。    看着舞蹈房裏36名莺莺燕燕的女孩们,萧梦颖不由得想起刘牧。他现在最是需要招募漂亮姑娘的时候,这36个女孩,哪怕只是被他领到那所夜总会一趟,就能让他赚到几乎两万元绩效了。按理说,考虑到过去后直接就是第二轮面试,其实萧梦颖可以直接替男友打广告,领着这些女孩集体过去一趟。    “然后,但凡谁要是能正式入职那裏,刘牧就能按人头赚到2000元……”    北京舞蹈学院、中央戏剧学院、北京电影学院等艺术类大学的学生,其职业生涯是不限于毕业证书的。在校期间便在外找到工作,对于她们而言再正常不过,尤其很多童星等,甚至都是先成名再入学,着实羡煞旁人。    萧梦颖正琢磨着,一个身材完全不亚于她的漂亮女孩走了过来。    “小颖老师,看你走神,这是累了吗?”    萧梦颖看向那女孩,看向她与自己同样高挑的身材,凹凸有致的身材,欣赏着她大家闺秀的气质,微微一笑,“小曼,今天似乎很开心啊。”    “是啊,我今天在后海的酒吧,遇到了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。”    余紫曼走到萧梦颖身旁,靠着扶手栏杆坐下,轻鬆地笑道:“我甚至都有点喜欢他了,你说怎幺办好呢。”    原来是这样,萧梦颖会心微笑,拍了拍余紫曼的肩膀道:“我的好徒弟,当然是大胆勇敢上前追啦,你有他的联繫方式吗?”    “当然要到了。”余紫曼笑得矜持而羞涩,但无疑更加开心和自豪,“我打算过段时间就找到约会,小颖老师,这可是我的初恋,你要帮我出谋划策哦!”    正值20岁青春年华,萧梦颖看着余紫曼,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和刘牧的情感历程。    “嗯,老师会帮你追到他的,加油吧!”